您的位置:
主页 > 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 > 正文

泰达科技投资张鹏:投后服务是锦上添花

爱拍时尚网 | 发布: 2018-11-2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 编辑

泰达科技投资副总经理张鹏

2018年1月10日,由超声波主办的“超声波第二届意见领袖生态峰会·颠覆者”在北京海航大厦万豪酒店召开。泰达科技投资副总经理张鹏出席了峰会,并参与了主题为“2017年投资冷思考”的圆桌论坛环节,分享了他对投资以及投后服务的一些看法。

以下为张鹏分享内容,经超声波编辑:

泰达科技投资副总经理张鹏(以下简称“张鹏”):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和老朋友欢聚一堂来分享一下我们的投资的经验和心得,我来自泰达科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大概管理资金规模在50亿左右。最近大概在2017年年底,中石油作为我们的战略投资人,给我们增资10个亿,成为我们最新的LP。

我们主要的投资有两大方向,一个是TMT,一个是大健康。我在公司负责TMT行业投资。我们又将TMT行业分为三个细分的领域,分别是半导体,软件和大数据,工业自动化。我们基本上从2008年就开始投半导体,之后陆陆续续开始投资软件和大数据以及工业自动化,基本上这几年都在执行这样的投资策略。我们在TMT行业投资的阶段基本上属于早期的A轮,我们一直致力于成长为一个专业的VC。

光量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维(以下简称“王维”):流量是很贵的一个东西,特别是持续流量,对创业者来说,这是很痛苦的一个争取的过程。请张鹏总介绍一下,因为做产业投资,泰达是非常有经验的,你们看到的机会在哪里?

张鹏:开头我也聊了,我们这几年一直严格按照我们的既定的投资策略来进行,重点还是在半导体,工业自动化、软件与大数据。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我们感觉从我们2008年开始投半导体到现在,基本上经历了整个中国半导体从无人关注,到万人瞩目的历程。当然这中间有市场需求的蓬勃发展,另外也要感谢斯诺登这样重大安全的事件提醒了我们,半导体国产化是多么重要。

但是我觉得即便是现在半导体行业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它发展的潜力仍然是巨大的。王总也经常去美国,应该有同感: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对标美国的着名的半导体公司,例如美国的TI、ST等等。大家都知道英特尔,但是除英特尔以外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半导体巨头,在高端的消费类电子或者是工业用的电子设备上,核心的芯片或者器件还是由美国的半导体公司在垄断。消费类电子利润最高的部分,工业领域比较核心的部分,仍然是掌握在美国、日本、德国这样的半导体公司巨头手里。

我们觉得中国的半导体工业进步是速度非常快的,但是我们觉得仍然还有一个很长的周期要走,去努力接近美国的技术水平或者是它的规模。

所以,像我们一直在关注的这三个方向,国内的公司都在快速地追赶国外的巨头,但是仍然还是在一个发展的阶段,所以我觉得市场的潜力和这些公司的潜力非常可观、未来继续出现更多更好公司的机会仍然是很多的。

王维:刚才于总在痛陈圈内的种种乱象,主要是因为在10年前融了2500万美元,很牛B。创业者是一等人,这个词用的很关键,后来像张总说的,过去10年堕落了,后来沦为投资人了,从一等人的光环上掉了出来,同时又很成功的把我们行业的陪伴服务作为了衡量优秀投资人的标准。

所以说大家讲来讲去,原以为很高大上的带有光环的投资行业,被描述成有点说不上来的辛酸复杂,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们投资人2017年是整体看走眼了吗?或者我们本身就应该放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待被投企业。或者被投企业本身就有三六九等?同时我们也清醒认识到,如果我们有精力可以把一些二流的团队扶成一流优秀的企业,这个概率其实是有的,没有谁天生一定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一直相信是对的,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无论是蓝玉、徐达都是他要饭认识的朋友,这些人就一定能够拿下天下吗?我看天时地利各种因素综合使然。

张总,你来讲讲,作为行业老兵的一些看法。

张鹏:大家讲的都很精彩,我们互联网投资比较少,一般来讲我们投得现在是所谓的硬科技,当然我们说科技其实不分软硬。

我们感觉是这样的,投后服务我们也曾经考虑过,其实一个好的公司一般来讲确实不太可能仅靠投资机构的帮助而发展起来的。项目成功基本还是基于自身团队比较优秀以及对行业的把握比较到位。

我们感觉,在我们早期的时候,我们很难提供一个比较理想的投后服务。因为我们早期来讲没有什么更多的资源,主要还是依靠项目自己发展。但是我们经过了多年的积累以后,可能具备了一些提供后期服务的资源和能力。举些例子,比如说我们介绍我们所投的做嵌入式CPU的公司跟我们投的做嵌入式WiFi的公司合作,一起推出了带有安全芯片的嵌入式WiFi的系统。我们也介绍了我们投资的做图像传感器的公司和我们投资的做无人机飞控的公司合作,一起开发面向特殊领域需求的方案。我们投资的几家云计算公司也在市场开拓方面相互分享了客户资源。当我们在专注的三个细分领域积累了一定数量的项目以后,会形成一定的生态。我们努力通过我们的组织协调,使他们在纵向甚至横向之间,在研发和市场上有可能的形成一定程度的共享。随着项目数量的积累,这样合作效果逐渐明显起来。这些是我们力所能及所能做到的,其他的也很难再提供什么额外的服务了。

王维:张总通过投资人的冷静和理性,又把这个讨论拉到了一个到底能投、不能投的安排。我相信在座每一位认真的投资者都在认真地反思,在过去五年、十年、二十年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间,我们是否对于一些真正该有机会的企业予以足够的关注,以及我们自己有多少是在外界的压力或诱惑驱动这样的状态下做了不该做的决定?当然人性的总会有贪婪和恐惧这两方面的摇摆,到后来所有的投资都会上升到一个偏哲学、自我否定的过程。

所以,我个人的理念是,投资人不应该太自信,过于自信往往是对这个行业的理解还不够全面导致的,因为最终事实的真相就是不够清晰、不够准确、不够全面。

用一分钟的时间,总结一下刚才我们讨论的一些心得。

张鹏:其实心得大概从前几年还是已经做出了一些系统的思考,未来还会继续沿着我们的投资策略和方向继续坚定地走下去,谢谢!

特别推荐

热点图文